【双黑】白日梦

请注意,此篇未完结,丢上来屯个稿,也许剧场版出来后会填完,写完后会把此篇删掉丢完整版,但请别抱有期待

  中原中也又做了梦。

  他变成了一朵黄色鬱金香,开在一个好像永远不会降雨的地方,原本那裡有和他一样美丽的植物,有玫瑰,有牡丹,有杜鹃,还有更多他叫不出来的花种,可一朵一朵都枯死了,这裡除了永远不会降雨之外,还有永远不知疲倦的烈日。

  这让他忍不住联想起某次在八月时出任务的回忆,原本以为在早晨就能清楚乾淨的一些小纷争,却因为漏了几条虫子,援兵的增加硬生生的拖到中午才解决,正午的太阳令人眼花,在阳光底下走一步路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要融化了。

  就宛如现在在他正上方的太阳。

  ...

{ 2017-07-19 /4 /9 }
 

【凛泉】鳞托菊

  朔间凛月死了。

  没有什么预告,也不是什么戏剧化的死亡,很单纯的车祸过世。对方肇事逃逸,那是条小路,监视器只是个已经生锈的壳子,里面早老旧损坏了,因为事发是在深夜,目击者一个也没有,尸体甚至到了隔天才被晨跑的人发现。

  报警的那个女孩子看起来很镇定,不像一般发现尸体的人惊慌失措的,她说最初还以为谁躺在路边睡觉,死掉的那个男生长的很好看,一点都不带有死亡的氛围,她叫了他不醒才惊觉有些诡异。讲完后还呢喃了一下,他真好看,这辈子能在路上遇到几个这样的人,那么年轻就过世真是可惜。

  朔间凛月的葬礼不盛大,一切从简。濑名泉在他的葬礼上看到的都是面熟的人,朔间零整个人都在发抖,大神在他旁边...

{ 2017-07-09 /7 /62 }
 

【凛泉】恶梦

  吸血鬼在夜里感官更敏锐了。

  朔间凛月感受到枕边人的不对劲,耳边的呼吸声明显变了调,他睁开眼睛往旁边看,濑名泉的额头复上了层薄汗,这在冷气房中不太对劲,大概是作恶梦了吧,朔间凛月心里想。他没打算叫起他,微微起了身拿放在床头的遥控器,将冷气温度降个几度,第一次他庆幸自己的体温偏低,他握住濑名泉放在枕边的手,在他耳边低喃着,小濑、小濑,没事的呦。

  大概是听到呼喊了吧?濑名泉的眉头舒展了些,呼吸声也稍微平缓了些,感受到从手心传来的低温,他下意识往低温的来源挪了点,朔间凛月也不急,夜还很长,他抚摸着濑名泉柔软的头发,低头吻了下他的额头,过了好一会儿,身旁的人才缓缓睁开他的双眼,印象中一概...

{ 2017-07-02 /6 /28 }
 

© 苑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